遮天TXT > > 毒妃權傾天下 > 第119章 艷壓四方
    “因為什么?”林羽璃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王妃可曾聽聞,令尊曾在十七年前,夭折了一個孩子?”清羽話音方落,夜祁寒卻是猛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莫非你是……那個孩子?”林羽璃詫然道。

    “當初母親產下雙生子,對外宣稱,夭折了一個孩子。其實不然,當初母親尚未生產的時候,便有道士算過。

    說是我同他們,沒有緣分,若是養在林家,必然夭折。為了能護住我的性命,父母便把我交給了我的師父!”清羽道,“這些年來,師父教養我長大成、人。如今我已有所成,師父便讓我下山,將一身的醫術,發揚光大!”

    “而我回來的時候,便想要回家拜會父母,卻不曾想,林家已經遭受了滅著,面上浮上一層傷感之色。

    林羽璃亦是掩面輕啜了起來,顯然清羽的一番話,勾起了她的傷心記憶。

    “那你為何一直不與我相認?”林羽璃啜泣道。

    “林家之人皆已獲罪,而你雖然貴為王妃,卻也活的舉步維艱。我怕牽連了你!畢竟,我也是林家人!”清羽沉聲說著,看了一旁的夜祁寒一眼,隨即又道,“不過,看到靖王為你的病情多番奔走,我相信他對你的真心。如今,看你能好好的,我便安心了!”

    林羽璃沒說話,就聽清羽又道:“至于你身上的傷,無需擔心!有我在,保準會讓你完好如初!”

    林羽璃聞言,看向了夜祁寒,淡聲道:“王爺,關于我哥哥的身份,還請王爺保密!”

    “王爺不是那種會隨口亂說之人,王妃且放心!”清羽道,“我如今既然敢當真王爺的面吐露心底的秘密,自然也就是信得過王爺的!”

    “只要王妃表現的好,本王自然也不會出去亂說。千千小說網”夜祁寒望向林羽璃的眼神,三分得意,七分威脅。

    “那你盡管放心!只要我病好了,自然痛痛快快的同王爺和離!”林羽璃冷聲道,“如今我也有親人了,便是和離,也有了去處,自然不會死皮賴臉的賴在這靖王府,礙了你的眼!”

    聞言,夜祁寒的面色,頓時便沉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什么時候說過,要同她和離了?而且想同他和離,她想的倒美!

    “你以為本王這里是什么地方,會由得你,想來便來,想走便走!”夜祁寒憤聲道,“本王說過,你便是死,也要死在這靖王妃的位子上!”

    說完,他便氣怒的甩袖離開了此處。

    他離開了,他的眼線卻并未離開。

    隨后,他手下的暗衛,又把清瀟園里,林羽璃和清羽的對話,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他。

    無外乎兄妹相認的戲碼,而且清羽還勸解了林羽璃一番,打消了她和離的念頭。

    既然清羽是林家人,是林羽璃的哥哥,那這件事,算是他牽制林羽璃的一個把柄!

    就算是為了清羽,林羽璃也不敢再恣意妄為了!

    思及此,夜祁寒的心情,這才舒緩了幾分。

    隨著時日的推進,林羽璃的身體,一天天的好了起來。

    同樣,圣旨規定的,納鄭柔兒過門的日子,同樣也近了。

    鄭柔兒是他的心尖寵,他怎么忍心自己的女人受這么大的委屈呢?

    不能給她正妃的位子,也就罷了!至少也要給她一個側妃的位份!

    于是,夜祁寒再次去求皇上,收回成命!

    皇上自然是不同意的,他便一而再,再而三的前去乞求。

    到第四次的時候,一道圣旨下來了,封鄭柔兒為靖王側妃,讓他擇日迎娶進門。

    拿到這道圣旨的時候,夜祁寒還以為自己終于精誠所至,金石為開了!

    而太過歡喜的他,卻不曾留意到夜凌昭眼底的寒意和算計!

    他之所以同意了夜祁寒的請求,乃是因為夜君墨的施壓。

    原本他心中對夜祁寒漸漸消退的懷疑,再次因為這件事,重新漲了起來。

    夜祁寒果然和夜君墨勾結到了一起,當時他身中寄生蠱,命懸一線的時候,夜君墨還曾說過,要扶持夜祁寒上位的事情。

    這叫他如何不多心?

    曾經再好的兄弟,在利益面前,都會變的!

    三月十八,正是的草長鶯飛,春暖花開的好時候!

    這一日的京城,格外的熱鬧!

    因為,今日乃是靖王夜祁寒迎娶鄭柔兒的大日子。

    雖然是迎娶側妃,可夜祁寒卻完全按照正妃的禮制!

    八抬的花轎,大紅的嫁衣,十里紅妝,鑼鼓喧天……

    整場婚禮,堪稱奢華!

    眾人不由羨慕鄭柔兒的好命,竟然能得這般天之驕子的青睞。

    而且夜祁寒對她還這么的情深義重,雖然之前因著她奪了林羽璃舍命換來的九命還魂果一事,損失了聲譽。

    可有這般愛護她的夫婿,不顧眾人、流言蜚語,一心一意的愛護她,夫復何求啊?

    前院的熱鬧,自然也傳來了后院這里。

    翠微聽著那吵鬧的聲音,不免擔憂的看向自己的主子。

    怕那些聲音引得自己主子心情不好,她索性關上了門窗,意圖隔絕那惱人的聲響。

    “外面春風正暖,你關窗做什么?”林羽璃失笑道。

    “王妃,若是心中難過,便哭出來吧!”翠微未待說完,出口的聲音已經哽咽。

    但她還是勉力安慰林羽璃道,“憑她鄭柔兒如何,您也是靖王的正妃,是太后親封的樂清郡主!她見了您,只有伏低做小的份!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行了,那你還難過什么?”林羽璃笑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只是替王妃不值!您那般愛慕王爺,王爺卻……”翠微說著,卻已然說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翠微啊,你記住,這個世界上,唯一可靠的只有自己!最不可靠的,就是男人的愛!”林羽璃說著,照了照鏡子,伸手解開了臉上用于偽裝的繃帶,“不是說,側妃過門,還要給主母敬茶嗎?還不趕緊給我收拾收拾,我還要去艷壓四方呢!”

    “對,奴婢這就給您梳妝打扮,保準您把那女人給比下去!”翠微說著,便上前來幫忙解掉林羽璃臉上的繃帶,侍奉她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待王妃的服飾,重新穿到林羽璃身上的時候,那般高貴威儀的姿態,深深的震撼住了翠微。

    明明這不是第一次見她這樣的打扮了,從前新婚的時候,林羽璃也穿過一次王妃的服飾,可全然不如如今這般……艷光四射!

    是的,就只是站在那里不言不語,沒有任何動作,便美的叫人挪不開視線。

    原來,美到窒息,竟然是這樣的感覺!

    “好看?”林羽璃看著翠微的反應,不由失笑。

    翠微這才回神,忙不迭的點頭道:“王妃這京城第一美人的名頭,可不是空穴來風的!如今您容貌恢復了,比之前更要美上了三分!王爺一定會被您給迷住的!”

    聞言,林羽璃看了她一眼,懶得和她解釋什么了。

    身為女子,自然希望自己打扮的美美的,無關其他,只為自己看的舒心罷了!

    至于女為悅己者容這一套,放在她的身上,并不適用!

    因著她一直對外養病,所以這次的婚禮,多半是劉清婉操持準備的。

    而她充其量,不過是去走個過場罷了!

    眼見時辰差不多了,林羽璃便準備去前廳中等著鄭柔兒敬茶了。

    豈料正在此時,系統再次鬧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有人在向清羽公子求助,偏生這個人,她還拒絕不得!

    事情,還真是有些麻煩了!
pk10最牛稳赚模式9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