遮天TXT > 穿越小說 > 隋末之大夏龍雀 > 第六百一十一章 魏征奏事
    東暖閣內,岑文本等人紛紛看著面前的寶劍,這是典型的漢劍,寒光閃閃,在劍身上篆刻“孔曰成仁,孟曰成義,唯其義盡,所以至仁”的字樣,字體是李煜親筆所書,雖然不是大家,但也是鐵畫銀鉤,風骨峭峻。

    “王上,這樣的寶劍,若是專門授予那些科舉進士,有些不公啊!”范瑾忍不住說道:“這樣的寶劍,我們這些做文臣的也應該有啊!”周圍的岑文本、虞世南等人紛紛點頭,顯然都喜歡這樣的寶劍。

    李煜將寶劍抓在手中,輕輕的舞了起來,聽著空中傳來的一陣陣厲嘯聲,才點點頭,說道:“不錯,工部這次打造的寶劍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謝王上夸獎。”單夫人趕緊說道:“這是采取了新式鍛造法,不僅僅鋒利,而且不容易折斷,就是生銹都很難。若非如此,不足以展示此劍的重要。”

    李煜笑呵呵的說道:“此劍當然重要,日后,我大夏朝堂之上,崇文殿內的大學士們都應該有此劍。”李煜這是將崇文殿大學士的身份定了下來。也唯獨如此,才能表示自己對此劍的重視程度。

    “王上,是不是說,這樣的寶劍,臣等也可以擁有?”劉仁貴忍不住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都是當朝一品了,又何必和那些年輕爭奪什么呢?”李煜苦笑道:“三百進士觀政兩個月之后,就下發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“臣等遵旨。”岑文本等人趕緊點頭。

    “王上,臣有本奏。”李煜還待說什么的時候,殿外傳來魏征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玄成嗎?進來吧!”李煜打量著手中的寶劍,顯得十分高興,等魏征進來之后,才說道:“怎么樣?玄成,此劍如何?”

    “臣只是諫議大夫,不知道寶劍好不好,臣只是糾察朝廷綱紀的,而不管其他。”魏征正容說道。周圍的眾人面色一變,紛紛讓到一邊,低著頭,不說話,這段時間,魏征的名聲可是傳遍了整個江都,誰都知道魏征的厲害之處。

    就是連岑文本都被他彈劾過,若不是岑文本聰慧,還不知道如何解釋呢!沒想到,這個時候,魏征再次將彈劾的目標直指李煜。

    “說。”李煜徑自坐了下來,笑呵呵的說道:“糾察百官,專掌議論。玄成,說吧!這次又是哪位大人犯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上,臣這次彈劾的不是別人,正是王上,敢問王上昨晚在什么地方?王上白龍魚服,卻宿于宮外,臣認為此舉大不妥,有違禮制。”魏征大聲說道。

    李煜面色一變,猛的從椅子上坐了起來,忍不住說道:“魏征,這天下都是朕的,這睡在外面,和睡在宮里面有什么區別嗎?”他沒想到,自己昨晚在韋珪處休息,居然被魏征知道了,大清早居然來彈劾自己,這讓他十分憤怒。

    “王上即將登基為天下之主,理應為天下為重,這白龍魚服,若是出了事情,置江山而不顧,若是出了事情,如何是好?”魏征正容說道:“所以臣認為王上應該自我警示自己,不能因為武藝高強,就無視這江都城的危險,臣聽說,前不久鳳衛還逮捕了關中的長孫無忌,臣認為,關中必有奸細混跡于江都,還請王上明察。”

    原本岑文本并沒有將魏征的彈劾放在心上,甚至心中還有一些不在意,但這個時候聽了魏征的言語之后,面色一變,也忍不住說道:“王上,臣認為玄成所言甚是,王上之身,身系天下安危,豈能掉以輕心?一旦出事,大夏將何處何從?還請王上明察。”

    “請王上明察。”范瑾等人紛紛出言。

    “魏征啊,你啊!”李煜聽了面色陰晴不定,最后只能說道:“你說的有理,孤知道了。哎!都散了吧!孤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臣等告退。”岑文本等人聽了,嘴角露出一絲笑容,緩緩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玄成啊,你可不是一般的膽大,連這種事情都敢說出來,你也不怕王上找你的麻煩。”眾人剛剛出了大殿,劉仁貴就指著魏征說道:“這有些事情是王上的私事,若是說出來就不大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劉公,王上豈會有私事?”魏征忍不住說道:“長孫無忌入城之后,許久才被發現,說明玄甲衛也好,天策衛也好,在江都城中肯定是有內應,若是出了事情,宛若天崩,劉公,這個責任誰能負擔的起呢?”

    劉仁貴聽了一陣陣苦笑,實際上,他想說的并不是這個,只是有些話大家都知道,卻不好說出來,他深深的望了魏征一眼,他就不相信魏征不知道宮外李府中的虛實,所謂的白龍魚服也不過是一個借口而已,魏征真正想勸說的是李府中的女主人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這種話不是一個臣子可以說出來的,所以魏征才會用這種事情來說事,也因此能看見魏征這個人的智商和情商還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魏大人。”這個時候,一個內侍小跑了過來,手上還捧著一只毛筆,就聽見對方說道:“魏大人,王后聞大人清正廉明,敢于秉筆直言,所以就賜宣筆一支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多謝王后。”魏征聽了不敢怠慢,趕緊拜倒在地。

    等內侍走了之后,單夫人嘆笑道:“魏大人真是好手段,連王上的私事都敢管,普天之下,大概也就是魏大人才會如此吧!”

    “單大人,有些事情你我都知道。王上豈會有私事?”魏征淡淡的說道:“單夫人,這次科舉之后,朝中人才濟濟,工部也是如此,下官認為單夫人應該多培養一些人才,好為王上效力才是。單夫人,你認為呢?”

    單夫人面色一變,點點頭,強笑道:“魏大人言語,下官知道了,只是,袁先生,你認為呢?”單夫人將目光鎖定袁紫煙。

    袁紫煙卻是面色平靜,靜靜的說道:“崇文殿和工部還是有些區別的,而且,袁某只是一個人而已,單大人可是一大家子啊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單夫人掃了魏征一眼,冷哼了一聲,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這個魏征就是一個瘋子,不僅僅是針對外面的韋氏,還針對自己,針對袁紫煙,只是現在還沒有發難而已,但也是遲早的事情。
pk10最牛稳赚模式9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