遮天TXT > 穿越小說 > 隋末之大夏龍雀 > 第五百章 夜宿
    “實際上,我裴氏在江都是無根之源,并沒有龐大的土地,王上的一些政策與我們沒有關系,相反,王上的重商反而更加有利于我等。”裴蘊忍不住說道:“至于聞喜,若真的有那一天,那些土地丟掉了又能如何?天下大勢都在王上手中,難道我等世家還敢抗衡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沒錯,不過,話又說回來了,你我現在都老了,天下紛爭不知道什么時候結束,想要得到更多,就要付出更多。”裴世炬望著李煜的背影,嘆息道:“王上太年輕了,有些方面不如李淵,聽說現在裴寂他們在關中占據了大量的良田,關中的那些世家大族們紛紛圈地,李淵對此事居然沒有半點意見。”

    “世家和朝廷相互依存,現在有這些世家的幫助,李淵的發展才快的起來,否則的話,早就被王上甩在身后了。”裴蘊不屑的說道:“現在還好一些,一旦戰敗,這些世家大族又豈會支持李淵?第一個落井下石的就是這些世家。”同樣是世家的一員,裴蘊自然知道這里面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明日還要上朝呢!既然是支持,你我也要有支持的樣子,還有家人暫時不要接過來,聞喜才是我們的老巢,在那里放心一些。”裴世炬想了想說道。

    雖然是要支持李煜,但裴世炬和裴蘊兩人也只是兩人支持,不會將自己的家人牽扯進來。這就是世家。

    大街上靜悄悄的,李煜和岑文本兩人并肩而行,岑文本并沒有打擾李煜,李煜默不作聲,就知道李煜這個時候肯定是有其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這些世家大族啊,有的時候,真是讓人又愛又恨,裴氏分為三支,嘖嘖。”李煜并沒有說下去。

    “王上,不管對方分為幾只支,臣認為只要王上保持勝利,裴氏肯定向王上傾斜,不僅僅是裴氏這邊,其他的世家子弟不也是如此嗎?誰能讓對方枝葉繁茂,就會投靠誰。至于王上的施政方針,臣認為這些都是細枝末節,在那些世家大族認為,就算再怎么厲害,下面施政的還是人,只要收買了這些人,就算是王上也沒有辦法。”岑文本提醒道。

    李煜點點頭,正待說話,忽然看見旁邊的一座府邸,忍不住好奇的說道:“韋氏?朝中難道多了一個韋氏官員嗎?京兆韋氏也來到我江都了?”

    岑文本聽了苦笑道:“王上,這是大夫人休息的地方,靜姝郡主養在宮外,大夫人讓人起了韋氏這個名字。”李煜聽了腦海之中瞬間出現一個風華絕代的人來。

    “哦,原來如此。”李煜點點頭,說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叫韋氏府邸吧!走吧!已經很晚了,就不要打擾了。”

    岑文本輕輕的夾了一下戰馬,又前進了百余米,才到了一個巷子口,李煜揚鞭說道:“這里是通往先生的府邸吧!先生回去休息吧!明日還要上朝呢!”

    “是,臣先告退。”岑文本并沒有說什么,徑自回了自己的府邸。

    李煜看著對方的坊門關閉之后,這才調轉馬頭,朝韋氏的府邸而去。身后的十三太保見狀,臉上更是露出一絲糾結來,最后還是擺了擺手,讓身后的士兵退了下去,自己領著百余人護衛著李煜。

    韋氏的大門悄悄的打開,李煜走了進去,就見門房領著幾個下人跪在一邊,臉上露出畏懼之色,李煜擺了擺手,說道:“下去吧!不要驚醒了嫂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王上說的哪里話。”這個時候,遠處走來幾個女子,就見韋珪在兩個侍女的帶領下,朝李煜走了過來,還沒有靠近,香風席卷而來。

    “王上。”韋氏盈盈下拜,只見她頭發蓬松,雖然還沒有梳妝打扮,但在燈籠的照耀下,多了一些別樣的美麗。

    “嫂夫人不必多禮,這個時候,宮中已經落鎖,回去肯定很麻煩,所以就準備隨便找個地方對付一晚。”李煜趕緊解釋道。

    韋珪聽了忍不住抬起頭,瞪了李煜一眼,這話說的誰都不相信,大軍進城,連城門都給打開了,小小的宮門豈能阻擋住李煜的腳步?這江都城內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家,李煜要在哪里休息,還不是任由李煜決定,偏偏跑到這里來,韋珪心中又好氣又是好笑。

    “來人,王上征途辛苦,帶王上去沐浴吧!”韋珪對身邊的兩個侍女說道。然后香風卷過,就進了內宅,哪里管李煜。

    李煜看著修長的身軀嘴角露出一絲笑容,朝十三太保他們揮了揮手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告訴下面的兄弟,封鎖府邸,任何人不得進出,還有,告訴下面的人,嘴巴要嚴一些,敢透露半個字的,殺無赦。”李大招呼眾人說道。李煜的名聲也好不了哪里去,若是這件事情再傳出去,那就是天下大嘩了。只是在李大等人看來,李煜富有天下,這點根本就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(呵呵,這里下午或者明天上傳!全訂,入群,可看)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天還沒有亮,李煜就出了府邸,韋珪面色紅潤,略為梳妝了一番,等李煜出了府邸之后,韋氏府邸的大門又緩緩關閉,好像昨天晚上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。

    而宮門洞開,李煜領著李大等人進了皇宮,今天還是需要上大朝的,李煜并不準備發表什么看法,他只要出現在朝堂之上,那就是定海神針,就算是不說話,滿朝文武也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“王上昨晚回來了?”楊若曦起的比較早,對著銅鏡,一邊梳妝,一邊詢問道:“昨晚宿在哪個娘娘房間中?”

    “回娘娘的話,王上昨晚并沒有回來,早上回來的時候,也只是在崇文閣休息了片刻之后,就去上朝了。”竹劍趕緊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回來?一早就去上朝了?王上昨晚入城了嗎?”楊若曦聽了面色一愣,猛然之間想到了什么,臉色頓時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還沒有消息傳來。”竹劍趕緊說道:“或許沒有入城,否則的話,昨晚宮門肯定開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這件事情就不要管了。王上長途跋涉,十分辛苦,做一碗蓮子羹來,等王上散朝之后用上。”楊若曦想了想,搖搖頭說道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,岑文本小心的看了眼李煜,只見李煜面色平靜,走在椅子上,面色紅潤,看不出任何的異樣,頓時放下心來。
pk10最牛稳赚模式9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