遮天TXT > 穿越小說 > 隋末之大夏龍雀 > 第一百八十章 收私兵
    歷陽城,月上中天,長街上的廝殺已經接近尾聲,伍云召渾身盡是鮮血,他的武藝雖然不錯,但面對的是三大高手,就算是再怎么神勇,也不是三人的對手,身上到處都是傷口,長槍反擊的力量也小了許多,而古神通等人卻是越戰越勇。

    終于,闞棱手中的大刀在伍云召胸口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傷口,盔甲都被劃破了,伍云召胸口頓時噴出大量的鮮血,他面色蒼白,但手中的長槍仍然刺了上去,想和闞棱同歸于盡,可惜的是,他忘記了,在他身邊可不僅僅只有一個闞棱,還有古神通和李固兩人。

    李固手中的鐵錘從身后轟然而下,狠狠的砸在伍云召的肩膀上,將其肩膀砸的粉碎,伍云召頓時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,這一下已經將他肩膀上的骨頭盡數砸的粉碎,連手中的長槍都握不住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。”古神通手中的長槍刺出,正中伍云召的胸口,將其擊殺。看著伍云召那死不瞑目的眼神,古神通微微嘆了口氣,說道:“就算武藝蓋世又能如何?為人不知道忠義,武藝再高也沒有任何用處。”

    伍云召好像聽見了古神通的言語一眼,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后悔之色,整個人從戰馬上摔了下來,墜落在地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可憐這個乞活軍的第二人,武藝不俗,現在卻死在自己人手中,也成為乞活軍戰死的官位最高的人,只是他的死并不光彩,永遠都是背著背叛者的名聲。

    “長史。”三人騎著戰馬走了過來,朝岑文本行了一禮,說道:“末將等人已經斬殺伍云召,前來交令。”

    岑文本點點頭,才和眾人走下了臺階,看了地上的伍云召,嘆息道:“當初在南陽相遇的時候,侯爺曾經夸贊過此人的,沒想到,對方居然走到了這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人的貪欲是無窮無盡的,他認為侯爺給的東西太少,所以寧愿自己來搶奪,卻不知道,侯爺給了才是給了,不給的你也不要想要。”劉仁貴望著一邊跪在地上的陸青一眼,心中嘆了口氣。這個陸青當初和自己一樣,成為歷陽豪族之一,現在卻成為自己的階下囚,歷陽三大家,現在也只有還活著,而且是活著的好好的。

    “劉兄,救救我,還請向燕侯求求情啊!小人也是沒有辦法,這都是伍云召這個逆賊脅迫的,他要奪取歷陽,我也沒有辦法啊!否則的話,他會殺我全家的,還請劉兄看在以前交情的份上,救一救啊!”陸青看見岑文本身后半步的劉仁貴,忍不住大聲喊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陸青,真是好手段啊,你認為你的一舉一動,我們不知道嗎?這些豪族們都是你召集過來的,這些戰死的護院,你陸家的人最多,你還真是被脅迫的。”岑文本笑呵呵的望著一邊的向伯玉,笑道:“你認為向伯玉沒有將里面的一切告訴我嗎?”

    陸青目光望著不遠處的向伯玉,雙目中閃爍著仇恨之色,恨不得用眼神將對方殺死,可惜是,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岑文本,你們贏了,不過,你們若是將我們盡數斬殺,日后,恐怕再也不會有人會來投奔你們,我們是豪族,是世家的一員,將我們這些豪族盡數擊殺,你乞活軍還有人前來投奔?”陸青哈哈大笑,說道:“任何世家豪族都不會認同一個嗜殺的豪族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只是一個長史,如何處理你,是殺還是留,自然是由侯爺來處置。所以說你的性命并不是掌握在我的手中,而是在侯爺的手中,不過,想來,有一點是肯定的,你的家產肯定是保不住了。”岑文本擺了擺手,將陸青拉了下去,也不管眾人的掙扎和慘叫。

    “岑文本,你不得好死,向伯玉,你不得好死,劉仁貴,你這個該死的家伙,我是不會放過你的。”陸青瘋狂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“想我死的人還沒有出現呢!”岑文本冷森森的說道:“諸位,可以讓剩下的豪族來見我們了。剩下的事情也該要解決了,你們說呢?”

    劉仁貴點點頭,他面色平靜,好像沒聽見岑文本的話一樣,顯然他們早就有了決定,而且劉仁貴還得到了很多東西,否則的話,劉仁貴是不可能如何淡定。

    “長史,前線情況緊急,末將還要趕到前線,末將先行告辭。”古神通和闞棱兩人不敢停留,兩人百里回師,就是為了今日之事,大戰結束之后,還要趕回前線,對付輔公祏和李子通兩個人。

    “兩位將軍一路小心。”岑文本點點頭,他望著遠處的歷陽城,今夜一戰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失眠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家破人亡,這一切都是因為這些豪族。

    李固親自率領大軍,連連出擊,從伍云召的府邸,到陸青的府邸,盡數被圍困,下面的小豪族也紛紛遭殃,大軍將這些家族的人從各自的府邸帶出,無論是男女,還是老少,在乞活軍面前沒有抵抗之力,一陣陣慘叫聲傳來,這些人昔日享受榮華富貴,現在卻成為階下囚,生死都掌握在敵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整個郡守府一個晚上都沒有休息,燈火通明,一道道命令從郡守府內傳出來,剛剛平靜不久的歷陽再次風起云涌,這次倒霉的仍然是那些豪族,無論是烏江也好,或者是歷陽也好,豪族紛紛從家中走了出來,或者是前往大牢,或者是進入郡守府。

    等到第二天中午的時候,整個郡守府內濟濟一堂,大大小小的豪族紛紛出現在大堂內,只是與以前相比,還是少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諸位,昨天夜里發生的事情,大家是知道的,伍云召、陸青等人陰謀叛亂,已經被燕侯誅殺,但陸青等人率領自己的家丁、護院加入其中,叛軍千人之多,若不是早有準備,恐怕諸位在這里也見不到本官了。家丁、護院可以有,但絕對不能太多,青壯不能超過十個,多余的家丁和青壯,要么辭退,要么讓其加入乞活軍。”岑文本一開始就亮出了自己的態度。
pk10最牛稳赚模式9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