遮天TXT > 玄幻小說 > 至尊人生 > 第50章 陳歌的齷齪事
    第50章陳歌的齷齪事“我們準備去她家看看沐涵了,你要是愿意去,就跟著吧......”江薇薇說了一句之后,就掛了電話。陳歌的財力初露,到現在江薇薇也搞不清陳歌到底中了多少錢。因此說話上,倒也沒有了以前的那種跋扈感。不過鄙夷倒是鄙夷的,陳歌就算中了再多的彩票,哪怕是兩百萬。他也只不過是一個暴發戶而已,能跟王洋這種地地道道的富二代相比么?陳歌最后沒有選擇跟江薇薇他們同去,王洋說他的車滿人了。江薇薇只是給了陳歌一個地址。陳歌買了些水果之類的,便打車前往了。實際上,現在的蘇沐涵,從相識到現在差不多一周多了吧,兩個人關系還不錯,跟馬曉楠差不多,都是陳歌少而又少的女性朋友。更何況陳歌還對蘇沐涵有些想法呢。她家里出事,陳歌自然要幫上一幫。出租車在云貴小區外面停下。陳歌也了解過,蘇沐涵的家庭情況挺優越的,父母經營一家利潤不菲的公司,而且她們蘇家,也算是個家族,其中家族成員也涉及各行各業。到了地方之后。蘇沐涵家里已經來了不少人了,除了他們家的一些長輩外,就是蘇沐涵的一些同學朋友。“陳歌,你來了!”蘇沐涵眼眶紅紅的,正坐在沙發上,江薇薇正在跟她說話。而江薇薇的父母,也是有些勞神的招待著蘇沐涵的同學。畢竟公司現在因為資金桎梏,就要倒閉了。哪怕是蘇沐涵,也高興不起來啊。特別是蘇沐涵的父母,這些天也算是見識到了什么叫做人情冷暖。窮在鬧市無人問,富在深山有遠親!以前他們熱鬧的蘇家,現在除了沐涵的這些同學,誰還來登門呢?“嗯嗯!”陳歌也不知道怎么勸,就把水果放下了。還對著蘇沐涵的父母打了聲招呼。“怎么這貨也來了?”就在這時,一道透著嘲諷的聲音響起。一個年輕帥氣的男孩子,牽著一個漂亮女孩手走了過來。他冷笑著看著陳歌,有些鄙夷。這番話,自然也是對陳歌說的。陳歌扭頭一看,這男生就是蘇沐涵的堂弟蘇琦。這個有些狂妄的家伙。蘇琦家也是做生意的,自然也給自己的大伯家援助了一大部分資金,可惜沒用。把自己家還拖累了。所以蘇琦的氣是有些不順的,今天一看來了這么多的富少千金,都是堂姐的同學朋友。這讓蘇琦不由得松了口氣。說不定,這些人的關系湊在一塊,不光堂姐家的經濟危機可以解除,就連自己家搭進去的那些錢,也可以撈回來。當下心情不好的情況下,一看到那天碰到,只是中了個彩票,就四處裝逼的陳歌,自然心情不好。這貨,要錢沒多少,要人脈更沒有,也來湊數了?“蘇琦,這是沐涵的朋友,你怎么說話呢?”蘇沐涵的媽媽不由得說道。“伯母,你當這陳歌是誰啊,可是堂姐他們金陵大學很出名的一個人物,他呢,以前是個很窮的人,后來買彩票中了獎,就開始各種浪!我還聽人說,他被他前女友甩掉之后,還給她前女友去送安全套,這人簡直就是奇葩,他如此接近堂姐,真不知道是什么目的!”蘇琦鄙夷的說道。而在場的不少蘇沐涵同學,全都是看著可笑的陳歌。“我去,還有這么陋的人!以為中了彩票就了不起了么?”“就是,充其量也就是個沒見識的暴發戶,大家看他的穿衣打扮,跟鄉巴佬似的!”屋內,幾個女生捂嘴笑著。“蘇琦,你給我閉嘴~!”蘇沐涵氣的拿著沙發上的抱枕朝著蘇琦砸了過去。“你胡亂說什么,陳歌就是中了彩票,怎么,你還嫉妒么?”蘇沐涵聽到蘇琦一股腦的說出了這么多譏諷陳歌的話,甚至還說陳歌去給他前女友送那種惡心的東西,這不是故意污蔑陳歌么。蘇沐涵自然也是拿陳歌當好朋友的。“什么什么堂姐,你說我胡說?”蘇琦笑道:“不信你可以問問陳歌他們系的學生會副主席王洋,就連薇薇也都知道這件事,他真給他的前女友去送安全套,就為了賺十塊錢!”蘇沐涵皺著眉頭。而蘇沐涵的父母同學們看向陳歌的目光也都變了。“這人看著挺老實的,沒想到為了錢這么不堪啊!”“我去,真特么惡心人!”不少人低聲說道。陳歌深吸了口氣,看了眼一旁不說話的王洋。他當然知道,這些事情,恐怕是王洋跟蘇琦說的。要說學校里王洋最看誰不順眼,恐怕現在就是自己了吧。而看著蘇沐涵朝著自己投來詢問的目光。陳歌點了點頭:“嗯,這件事我的確做過!”那時候的陳歌沒錢,他就是靠著給人跑腿賺一些生活費,這有錯么?陳歌覺得這沒什么丟人的。那晚,由于許東的算計,他的確把安全套送到了楊雪面前。這是事實。他也沒想過隱藏。“陳歌你......”蘇沐涵不由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。老實說,蘇沐涵從來沒有經歷過沒錢的窘況,她只是潛意識覺得,一個人就算在沒錢,尊嚴也是重要的。她絕對沒想到,陳歌會做出這種事情來......再加上,剛才蘇沐涵一直在為了陳歌辯駁。現在陳歌自己承認了,蘇沐涵真是有些驚訝。同時,蘇沐涵的父母臉上也都是有些不好看,特別是蘇琦剛說的,這小子居然對自己的女兒有想法。這不搗亂呢么!當下,蘇沐涵母親的臉上,看向陳歌,已經有些不耐煩的意味了。咚咚!這時候有人敲門,隨后,便是看到又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。而看到這個年輕人,陳歌原本淡漠的臉上,不由得出現了一抹冷笑。“莊少!”“吆!莊強來了!”蘇琦先是一驚。而后就是蘇沐涵的父母,一看到莊強,就像是魚兒看到了水,眼中頓時精芒大顯。“嗯?是他,他不是前幾天那個......那個迷暈自己后母的人么?”“是啊,這個人挺齷齪的,不過,他好有錢啊,現在是金陵商業街的人!明皇酒樓被他們家承包了!”“哼哼,那又怎么樣,誰還沒有點齷齪事啊,聽說莊少自那次之后,痛改前非,千金難買一回頭啊!”蘇沐涵的很多女同學,齊齊看向莊強。眼前這位大少的光輝,顯然蓋住了他曾經的齷齪事。讓不少美女都是青睞不已。莊強提著一兜東西走了進來,臉上哪里還有前幾日丟人的頹喪。只不過,他路過一人身邊時,又猛地倒退了回來。十分意外的看向這人:“陳歌,你怎么在這?”莊強臉色頓時一白道。
pk10最牛稳赚模式9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