遮天TXT > 玄幻小說 > 至尊人生 > 第26章 給陳少接風洗塵
    第26章給陳少接風洗塵“我......我不留在這里!”楊雪一看陸陽,就知道他是啥意思了。太丟人了!楊雪急忙搖頭。“親愛的,你就看在我對你這么好的份上,你就在這里等我一會,我去取錢,取完了就開車回來接你,咱倆直接在外面住了!”陸陽說著,還看了一眼陳歌。也是以此來提醒楊雪。今天他們來,是來讓陳歌出丑的,可別亂了順序。也是!楊雪一想到陳歌就冷靜下來了。她楊雪,找的新男朋友,絕對要比陳歌強百倍,強萬倍!自己絕對不能在陳歌面前丟人。“好,我留下來了!反正我知道你有錢的!”楊雪故意把話說得很大聲。而陸陽一看楊雪同意留下來,就急忙撤了。至于楊雪的朋友那伙,本來楊雪是想人家留下來陪她的。但是孟彩茹說這么多人不回宿舍不好,就把其余的人的帶走了。陳歌是最后一個走的。說實話,看到楊雪這樣,陳歌居然挺心疼的!真的!陸陽直接大半夜的把楊雪一個人扔在酒樓里,陳歌的心揪痛了一下。兩人談了三年,要說沒感情那是假的。盡管陳歌一直對楊雪失望,甚至是恨。也一直勸說自己,楊雪就是一個綠茶婊。但當楊雪真的這樣了,陳歌心里不是個滋味。如果此時楊雪能夠求他,陳歌說不定心一軟就答應了。但楊雪,始終是抱著肩膀冷冷看著陳歌。那意思就是,你等著吧,陸陽一會就來接她了。唉!陳歌嘆了口氣,既然這樣,自己也不用犯賤了!或許自己心疼的,是以前那個懂事乖巧,特備體貼粘人的那個楊雪,而不是現在這個愛慕虛榮的楊雪了。陳歌不是個滋味的轉身走了。回到宿舍,不知道為什么,今天挺高興的日子,自己在同學們面前狠狠的對陸陽出了口惡氣。但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。楊輝這時候走過來拍拍陳歌的肩膀:“老陳,你今天這個花法沒事吧?也太多了!我們哥幾個攔你也攔不住!唉,你說你有這二十萬,好好的念完書多好!”陳歌笑道:“啊?我沒說我中了二十萬啊......”“什么?”哥幾個一塊湊了上來,全都驚訝了。“嘿嘿,我中的比這多,而且今晚這頓飯,看著花了十幾萬,其實我沒花多少錢......”陳歌跟這哥幾個解釋道。“那你中了多少啊老陳?”“對啊,別賣關子了,快點跟哥幾個說說吧......”楊輝他們幾個都趴在了陳歌的床上,大有一副你不說,別想睡覺的樣子。陳歌無奈,只是對他們伸了伸手掌。“五?五十萬?”楊輝他們驚了。“睡覺咯,明天周六,早睡早起還得去圖書館學習呢!”陳歌則是打了個哈哈,蒙頭就睡。“五十萬還是五百萬啊?”楊輝他們急的不輕。隔著被子把陳歌一頓爆錘才肯罷休。其實說歸說鬧歸鬧,不管陳歌中了五十萬還是五百萬,他有錢就行了。楊輝他們心中這樣想。而陳歌在被子里,雖然想睡,但也睡不著。還犯賤記掛著楊雪呢。不知道她出來了沒有。陳歌以前調查過陸陽,他老爸也就開個廠子,每個月給陸陽五六千的零花,陸陽手里頂多三四萬的積蓄。錢肯定不夠的。而且按照他的為人德行,夠嗆能夠回去接楊雪。陳歌以為楊雪會給自己打電話。但等到十二點,也沒有等到。呵呵,自己在這里犯什么賤呢。人家愛的是陸陽,又不是自己這個屌絲......陳歌無奈的想到。第二天是周六。舍友們都沒起床。陳歌一大早就接到了一個電話,一看不是楊雪打來的,而是李振國!陳歌起了床,就到衛生間接聽。“陳少,早啊!”李振國恭敬的說道。“李總,你正好打電話了,我還想今天跟你打來著......”陳歌笑了笑。“陳少,什么事,您盡管吩咐!”陳歌就把昨天在家園廚房消費的事情說了說。“啊!是這樣啊,那陳少,你消費也沒有六七萬啊,那六萬塊錢的高端紅酒,是陳家在國外自己的產業生產的,綜合下來,才一千塊錢的本錢!哈哈......”李振國笑了笑,說實話,陳少肯這樣花錢了,雖然只花了十幾萬,數據少的可憐。但這也正好朝著陳曉老總吩咐給自己的任務進步不是么。“陳少,你的意思是,讓我把你的十幾萬退回來么?這都是您一句話的事......”李振國聽話聽音,又說道。“咳咳,還是算了吧,那些錢,全都充到酒店賬戶上去吧。”陳歌本來還真打算要回來的。但聽人李振國的口氣,這十幾萬就跟屁一樣,絲毫不在意。他要再要,就有些掉價了。干脆充值到賬戶上,反正姐姐給自己的錢,也都是在這些產業上來。“對了李總,你今天給我打電話,是有什么事情么?”陳歌問道。“是有一件小事,陳少,得知您窮養的年限結束了,金陵商業街各大商鋪的老總,為您專門擺了一個接風宴,振國想著今天是周六,不知道您有沒有時間?”李振國輕聲問。今天陳歌本來打算出去轉轉的。散散心。但一想,既然專門給擺了接風宴,自己也不好冷了大家的心。而且陳歌也的確是想多接觸一點人了,要不然就跟傻小子似的。當下就應了下來。而地點,為了表示隆重,沒有選在自己家的商業街,而是金陵市,一家格外的大酒店。輝煌大酒樓!跟楊輝他們說了一聲之后,陳歌就下樓了,先轉轉,再過去。路過女生宿舍的時候,陳歌一抬頭,恰好看到一人從女生宿舍里走出來。正是楊雪。“咦?她怎么回宿舍了?”原本陳歌還以為楊雪跟著前去搭救她的陸陽開房去了呢。陳歌就是因為這個心里才不是滋味。而楊雪也看到了陳歌:“呵呵,陳歌,周末要出去兼職么?是不是昨晚花的沒錢了?”“我告訴你,你永遠沒法跟陽少比,你知道么,昨晚陽少不到一個小時就回來了,本來我倆打算出去住的,要不是我來了大姨媽,哼哼......”楊雪得意的看著陳歌,說這句話,就是為了故意刺激陳歌。我楊雪,就是你陳歌永遠得不到的女神!“好吧!”陳歌苦笑一聲,心想自己真實犯賤。而這時候,一輛白色白馬三系在校園里呼嘯而過。隨后車窗落下,陸陽笑瞇瞇的看著楊雪,當然也一眼看到了陳歌。“呵呵,陳歌,我知道你昨晚等著看我的笑話,不過讓你失望了,你還真以為老子沒錢么?”陸陽獰笑著。隨后又從兜里掏出來一個鉆石戒指:“楊雪,這是我給你訂的,看看喜歡么?”“哇!鉆石戒指哎,得一萬多吧,陽少就是有錢,不是那些只是中個彩票的人就能比擬的!”“哼哼,當然有錢,雪雪,今天再帶你去個好地方,咱們高消費去!不過某些人以后就得變窮了啊!上車!”楊雪已經興奮連連了,急忙坐上車。陸陽鄙夷的看了眼陳歌,隨即開車出了校園。路上,楊雪一臉的興奮:“陽陽,你快告訴我,昨晚你是怎么樣籌到這么多錢的?而且一下變得好有錢!你爸給你的?”陸陽呵呵一笑,一邊開車一邊玩著手機。同時將手機上的一個軟件不著痕跡的刪除掉:“這你就別管了,總之你只要記著,那個陳歌在我眼里,就是個屁就行了!”“哇!幸福死了!”卻說陳歌一大早被兩人奚落一頓,也沒了出去轉轉的興致。只是有些納悶,這陸陽咋就一夜之間這么多錢了?呵呵......陳歌自嘲一笑,自己想這個干什么呢......他直接去了圖書館看會書。等快到中午的時候,便打車去了輝煌大酒樓。這絕對是金陵市的一家六星級酒樓。當然,跟金陵商業街沒法比擬,但絕對檔次也不差了。因為看書,加上路上堵車,陳歌去的時候,已經離約定的時間晚了幾分鐘。當下走的有些匆忙。砰!“啊!你這人有病吧!”進那種轉門的時候,陳歌輕輕推了一把轉門,沒想到,身后一個女孩正好撞了!她捂著自己的胸口,對著陳歌就是一頓罵,引來了大廳不少人過來圍觀......
pk10最牛稳赚模式9码